華北旅游網
您當前的位置:華北旅游網 > 旅游新聞 > 旅游播報 > 瀏覽文章

季琦:建立中國旅行文明的10年

   十年十問:2008年至2018年是中國商業社會急速發展的十年,《第一財經周刊》推出創刊10周年特別策劃——《十年十問》,向來自不同領域的“中國商業見證者”提問,回顧他們經歷的商業浪潮,以及對于現狀和未來發展的思考。

  季琦:建立中國旅行文明的10年

  10年前,經濟型酒店帶動了整個中國業酒店變革的開始,下一個10年,中國酒店將更多地走向全球,當然,它也會面對無印良品等跨界選手的新挑戰。

  文|CBN記者 吳洋洋

  對多數人而言,10年前要出趟遠門還不太方便:招待所年久失修,舒適的酒店則昂貴而稀少。而10年后的今天,僅華住酒店集團就提供了將近4000家住宿場所。它讓你無論去哪一個中國城市出差或旅行,都基本可以找到一個品質可預期的容身之地。運氣好的話,還有不同風格的品牌可供選擇。

  這個結果是一批創業者在過去10年里奮力競爭得來的。從2008年到2018年,如家、7天、錦江、華住等公司相互比拼,從學習國外商業模式到去全球擴張、推出有中國文化風格的創新品牌,它們使普通人享受到品質可靠的住宿服務,從根本上改變了中國消費者的出行體驗和范圍。

  C/CBNweekly

  J/季琦

  C:過去10年,酒店業的繁榮力量來自哪里?

  J:過去10年是一個紅利時代。中國區域大,人口多,但在很長一段時間里基本沒有市場經濟,沒有專業服務機構和專業品牌。市場的不斷增長正是來自被壓抑的需求、供給的不足,包括成本的低廉、商業模式的閉塞。在那個時代,你只要肯干、長得大,就能賺錢。

  如果你把中國的發展畫成一條曲線,10年前的曲線特別有力,從計劃經濟走到了市場經濟,機會遍地,市場的爆發力特別強。我們殺入市場時,基本還沒有一個全國的經濟型酒店連鎖,需求和供給之間的剪刀差非常大。經濟型酒店這10年的發展,帶動整個中國酒店業開始變革,也滿足了“萌芽”中的公司人的需求。當時很多投資人也都住漢庭,那個時候我們(跟投資人)聊10分鐘基本就能拿到錢。

  C:從學習國外模式到現在,游戲規則是否發生變化?

  J:各國人在人性上實際沒什么差異,追求價廉物美、方便、舒適、快樂,都是人性。這些通過歐美的商業模式已經滿足了,我們可以借鑒它們的商業模型,然后創造性地學習。

  中國的市場夠大、供求關系不匹配,讓我們能比這些外國公司在更短時間內做到與之接近或者更大的規模。

  反過來,國外同行遇到過的所有挑戰,從投資到人才、服務品質,我們也都在一個相對短的時間內集中遇到,所以一定是有更大的本事才活得下來。市場的爆發力不僅可以把你送上風口浪尖,還可能在成長的過程中把你毀了。

  C:華住在這個過程中反超如家,是因為做對了什么事?

  J:可能我運氣比較好,我在創立漢庭時做的5年計劃和漢庭后來的發展一模一樣,其他預知也都非常靠近后來的現實。比如10年前我認為星級酒店會慢慢消失、外資品牌會被中國本土品牌替代、酒店生意從房地產導向變成客戶導向。

  包括很多人曾經看不上中檔酒店,認為市場就是兩頭,要么是經濟型,要么是高檔。我的看法是,必然有很多人是中產和中產以下的水平,這是中國的人口結構和收入結構決定的。未來在相當長的時間內,中國整個社會的財富分配不會有大的改變,都將是一個以經濟型酒店和中檔酒店為主的市場,同時又是一個消費不斷升級的過程。所以我毫不猶豫地布局了全季,它現在已是中檔中的老大。

  C:酒店在中國社會生活中的位置發生了什么變化?

  J:對投資者而言,過去的酒店是面子導向、房地產導向。一個政府建了開發區會馬上做兩件事,第一是把管委會搬進去,第二就是建一個國際品牌的五星級酒店。今后的投資者還會考慮這個地方做寶格麗酒店合適,還是做洲際酒店合適。不同品牌傳達的理念不同,吸引的客人也不一樣。

  服務上,中國的酒店業也在脫胎換骨。以前見面一定要說先生、您好,要幫提行李。現在的人更平等獨立,連小孩兒都自己提行李。過去你在酒店上廁所,有人專門給你拉開門,甚至給你捏背。這種“病態服務”已經消失了。

  C:10年中遇到的最艱難時刻?

  J:一定要說一個的話,就是2008年金融危機時,說好的投資人不投我們了。當時正準備做漢庭,開酒店用的原料都采購好了,項目簽了,員工也招了。最終我賣掉了如家股票,當時我持有如家15%的股票,是第一大個人股東。股票價值幾千萬美元,那時賣掉肯定不是好時機。

  但我做這個決定只用了20分鐘。因為我有非常確定的價值和經營哲學。通過前兩次創業,我已經不再單純想要實現財富夢想,而是有了更高的目標:做一個偉大的公司。“偉”就是形而上的財富以外的追求。通過攜程和如家的創業,我已經不再單純想要實現財富夢想,而是有了更高的目標:做一個偉大的公司。“偉”就是你得有形而上的財富以外的追求。

  比如是不是要給加盟商打折?我們不打折,因為一打折,很多質量差、品質差的東西就會進來;是不是只要國內資本市場好,我們就私有化,返回國內上市?投資者的選擇比股價重要,我們肯定選擇專業的理性投資者,而不是投機型的投資者。當你有一個理想主義的想法時,很多現實決策就會跟別人不一樣。

  C:下一個10年,中國本土品牌能否在高端酒店領域超越外資品牌?

  J:我對未來10年做過預測,到2028年,中國酒店公司一定會進入全球前三。但我不太會通過收購實現這點。比如洲際,我們花30億歐元就可以成為它的第一大股東。錢不是問題,關鍵是收購了之后有沒有給洲際帶來價值,如果它沒有因為我的收購變得更好,這種收購就不應該發生。我們應該做價值的創造者而不是破壞者。

  10年后的高檔酒店里,很多客人會是中國人。西方品牌的酒店里我認為到時會有很多東方的符號進來。人總是生活在別處,這就是旅行的特點和意義。中國的青磚白瓦、在歲月里侵蝕過的竹子有一種異樣的美,西方沒有。

  C:技術可能從哪些方面影響酒店業?

  J:酒店行業一方面面臨消費者的需求變化,另一方面面臨著人工成本的上升。機器人將來可以比我們做得更好,因為它有大數據。它還可以識別語音和人臉,比人腦記憶靠譜,它可以改變整個酒店業的服務品質和方式。

  技術不僅可以不冰冷,還可以促進人情味。比如因為微信會幫我篩選,我的見面頻次可能減少,但是見面交流的深度變高。酒店的未來方向與此類似。

  C:你會如何在公司業務上應用這些技術?

  J:未來我們想把“睡”這件事做得更精致。比如通過研究床、音樂、熏香、枕頭、燈光、空氣的含氧量/濕度/溫度、虛擬現實等各種工具,讓你睡好。我們的想法還是把這種最本質的事情做好。假設你一個人出差去哈爾濱,晚上又冷又無聊又孤獨,到時候可能有個機器人過來,有著你喜歡的形象,而它的味道、音調是你可以定義的,技術應該在這種地方發生。

  C:未來10年,中國會有更多公司全球化,其成功的關鍵是什么?

  J:建立信任。我的心得是“讓外國人欣賞你”。如果你一定要表現自己如何先進、優秀、有錢,外國人不會買賬。

  我現在英文說得挺好,還在學法語。你必須要懂他們的語言、吃他們的東西,才能了解他們。反過來,讓他了解你,這樣他才能信任你,后面的合作才能順利推動。

  C:無印良品也開了酒店,你如何看待未來的跨界競爭?

  J:很多年前,我拜訪過無印良品的社長金井政明。我的夢想就是做一個適合中國中產階級的酒店,這和無印良品很像。

  我認為它最好的發展方式是和我們合作,但如果它不打算開那么多店的話我就沒興趣了,當一個商業能觸達更多人時,你的內心感覺是不一樣的。我完全可以做一個特別豪華的酒店,但有什么意義呢?如果通過我們能影響整個人類的文明進程,影響旅行中的文明,那才是重要的。

  C:旅行文明如何被影響了?

  J:就像政治經濟學家約瑟夫·熊彼特評價的工業革命帶來的變化:資本主義的典型成就并非在于為女王提供更多絲襪,而在于能使絲襪的價格低到工廠女工都買得起。商業機構就應該做這樣的事,改變更多人的生活,從而影響人類文明的進程。今天的旅游業通過攜程、連鎖品牌酒店,“宰客”現象已大大改善了,你想搞點什么事馬上就被曝光。這也是文明,商業應該讓社會更加美好。

新聞聚焦
熱門推薦
返回列表
?
Ctrl+D?將本頁面保存為書簽,全面了解最新資訊,方便快捷。
体彩福建31选7